快捷搜索:

逛逛博物馆过个文化年

  新春已到,万物复苏,一年中最美的时光从这里开始。在成都过年的你,打算怎么耍?有计划逛一逛博物馆吗,看看它们除了祝福,还为我们准备了什么?在严格落实疫情防控要求的前提下,春节期间观展,还请大家配合各场馆防疫要求,提前预约、佩戴口罩、测量体温、出示健康码、有序参观。

  春节期间,成都博物馆有两大重磅展览:“列备五都——秦汉时期的中国城市”,能让历史爱好者看到汉代成都城的模样;二是“玉汝于成——潘玉良的艺术人生”展,从女性视角带艺术爱好者感受“中国印象派第一人”潘玉良的艺术符号。

  “列备五都——秦汉时期的中国都市”是成都博物馆2021年的第一个大型原创展览。

  “五都”(洛阳、邯郸、临淄、宛、成都)是秦汉盛世孕育出的城市文明之花,是两千多年前的中华大地上,经济文化繁荣发展的精美缩影,更是辉映当前城市发展建设的最佳注解。本次特展汇集了“五都”所在地的300余件/套反映秦汉时期城市生产、生活的精品文物,其中珍贵文物152件,一级文物62件,另有32件最新的考古出土文物是首次向观众展出,为我们理解城市与人、城市与区域发展、国家兴盛的关系提供了绝佳的注解,用文物奏响了一曲献给城市和城市建设者的颂歌。邯郸的铜器,临淄的铜镜,南阳的铁器,成都的蜀锦和漆器……一件件特色鲜明、造作精美的商品在交互与流通中,完成了不同地区文化的相互浸染与交流融汇,也为各城市的运转,注入了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。

  来自临淄的铜汲酒器,暗藏乾坤,只需拇指按压、松开气孔即可轻松汲取酒水。据悉,这是世界目前已知最早利用大气压强原理的实例,早于欧洲著名的马德堡半球实验近两千年。看来古人对科技的掌握和运用,远超我们的想象。

  成都在都江堰水利工程的庇护下,沃野千里,手工业昌盛,蜀郡制造闻名全国。一把远销徐州的“五十湅”铭钢剑,佐证“百炼成钢”并非虚词,更证明当时成都的冶铸业,已处于世界冶金技术发展的前沿。

  “玉汝于成”出自《诗经》,形容像打磨璞玉一样磨炼某人,助其成功,多用于艰难困苦的条件下。潘玉良出身贫寒,历经磨炼,终于成为20世纪中国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。徐悲鸿感叹其为“巾帼英雄”,张大千题跋“为国画正脉”;我国著名画家、美术史论家秦宣夫更是称其为“中国印象派第一人”。

  “玉汝于成:潘玉良的艺术人生”是成博首个以女性视角策划的展览,是一个全部由女性组成的策展团队出品的展览,同时,也是一个于所有女性自我觉醒、自我实现的展览。在极具艺术感的展厅中,近百幅被潘玉良苦心留存、辗转运送回国的珍贵画作惊艳亮相,其中包括油画、彩墨、白描、素描等多种形式的艺术作品,不少为潘玉良的代表作,更有部分作品是首次向公众展出。这些画作,不仅体现了上个世纪初以来,中西艺术碰撞融合的高峰,也展现了一个女性挣脱时代局限,通过不懈奋斗实现自我价值的动人传奇。

  “玉汝于成”特展,为成都市民提供了一个近距离了解这位女艺术家的宝贵机会。1月26日,特展还更换了部分展品,并新增20余件作展品。区别与前半段以“潘玉良眼中的世界”主题呈现展览,将从“世界与潘玉良”的全新角度展现潘玉良的艺术人生。

  在本轮换展中,潘玉良彩墨作品《取衣女人体》,尺寸达到了144×80cm,是本次展览中尺幅最大的作品。作品依旧有强烈的“潘氏风格”,夸张的胯部、壮实的大腿强化着女性的生命力、灵气与独立。

  另一作品《侧卧女人体》则可以看到潘玉良从学院派掌握的精准造型,从新印象主义吸收的点彩技法,同时融入中国水墨的笔法和气韵,最后呈现的“合中西于一冶”风格的成熟之作。

  从《仰卧女人体》能明显看出,20世纪以来,现代美术中,大胆运用浓烈色彩,线条粗犷,形式奔放的野兽派代表画家马蒂斯对潘玉良的影响,画面上人物扭曲的造型、夸张的姿态,红黄蓝大笔触相间,给人强烈的视觉冲突。

  而《穿短裙的女孩》则与印象派画家德加笔下的《芭蕾舞者》同样鲜活,还有与《草地上的午餐》构图相似的树荫下的女郎,这些作品也都反映出潘玉良在艺术探索上的博采众长。

  大年初二(2月13日)至大年初六(2月17日)9:00-18:30(18:00停止进馆)。

  川博为成都市民备下了丰盛的新春文化大餐。 “山高水长·物象千年——丝绸之路上的文化与交流”展,展出了7家参展单位的精品文物共计294件(套)。

  在早期铁器时期,伊朗的象形陶器大多以各类动物为原型。虽然形态各异,但基本都是在酒宴或是祭祀典礼上使用的器具。公元前10世纪-公元前8世纪的牛形陶来通,高28.5厘米,宽30.5厘米,以公牛为原型,背部有注水口,前足之间有出水孔,可从出水孔中将酒注入杯中。从动物状的器具中流出的液体,对于当时的人来说,有一种神秘的力量。

  除了这件牛形陶来通,还有多件牛形文物,2021年是辛丑牛年,不妨到现场找找那些藏在文物中的牛。

  “食味人间——饮食文化展”以时间为线索,展出了从新石器时代到近现代的共计118件/套文物。从原始烹饪到饮食礼仪,从皇家风范到市井烟火,从宴乐之酒、诗人之酒到雅士之茶、市民之茶……来自中国国家博物馆的“南宫柳”铜鼎、雍正鱼子绿釉菊瓣纹茶壶、黑黄釉风花雪月玉壶春瓶,川博馆藏极具四川地方特色的东汉庖厨画像砖、芙蓉花金盏等珍贵文物,一一亮相。

  出土于四川省安县文星村的宋代芙蓉花瓣金碗呈花瓣状,外斜圈足,似一朵盛开的芙蓉花。碗壁上下部均有花瓣纹装饰,内壁上部八花瓣,右瓣压左瓣,按顺时针方向叠压成一圈。下部则左瓣压右瓣,呈反时针方向一圈。外壁花瓣叠压方向与内璧相反,使得所饰的瓣纹层次分明,风格独特,将四川的名花“芙蓉”完美的呈现了出来。

  国家博物馆藏“清河食官”铜染器是汉代的一种涮食工具,由炉及耳杯两部分组成。炉侧口沿下刻铭文:“清河食官,右般(盘)重六斤十两。”炉上承耳杯,杯侧刻铭文:“清河食官,右,重一斤十一两。”这是位于今山东、河北一带的西汉时期清河国的食具。

  今年是金沙遗址发现20周年,春节期间,成都金沙遗址博物同时推出六大特色展览,白天,可以看到来自喜马拉雅的艺术珍品、生态复原花艺展等;夜晚,灯光点亮,金沙彩灯光影艺术展令人拍照合影玩不停;如果带小朋友前往,还可以看见优雅亲人的梅花鹿。

  “七宝玲珑——来自喜马拉雅的艺术珍品”通过233件(套)金石艺术珍品,展示喜马拉雅地区人民多彩丰富的民俗生活、审美意趣和工艺制作水平,讲述该地区璀璨的物质文化、多彩的民俗风情和当地独特的审美艺术。

  为了凸显艺术珍品的工艺之美,展厅设计呈现出浓郁的地域风情和雅俗共赏的氛围,首次采用弧形帷幔对各单元进行隔断,营造出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的神秘感。展厅入口,一件铜鎏金嵌宝石长寿宝瓶颇为瞩目,被视为掐丝工艺的代表之作。40厘米高的瓶身上,采用了錾刻、掐丝、累丝等工艺,同时满镶天然宝石、水晶和绿松石。此外,“佩饰风华”区域的82件(套)头饰、项饰、肩饰等饰品,由多种珍贵宝石组合镶嵌而成,美得让人“失去抵抗力”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